“福新”建筑群仅剩一栋楼

作者:佚名 来源:长江商报 2012-12-21 08:52:35 0人评论 737次浏览 分类:建筑工程

沿着沿河大道汉水铁路附近往硚口方向,约一公里处会看到一栋清水红砖的六层楼建筑。这栋百年大楼坐落在秀丽的汉江边,厂房的钢筋水泥结构异常敦实、厚重,显得整座大楼非常大气。

1912年12月19日,福新面粉公司在上海成立,这栋大楼便是福新面粉公司1919年在武汉建立的厂房。“福新百年”即将到来之际,这栋矗立在汉江旁的福新第五面粉厂(以下简称“福五”)遗址,与对面的赫山隔江相望,向人们诉说着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变迁。

“申四福五”建筑群只剩标志性大楼

“福五”在1919年建成,获得良好发展后,创办人李国伟又在“福五”的大楼旁创办第二个工厂——申新第四纺织厂(简称“申四”),当年居民们都喜欢称呼这块区域为“申四福五”。但现在,当地居民大多只知道这是武汉一面粉厂,很少有人知道这是百年“福五”的旧址。

大楼由三个楼栋和两个六边形的立柱连接而成,其左边的楼栋最高,为六层。从左边立柱的门进去,货梯发出轰隆隆的声音,空气里有潮湿发霉的味道。与外貌相比,大楼里面显得更为破旧,墙面外的水管已生了一层厚厚的铁锈,墙角因潮湿已经发黑。

大楼建有螺旋形的楼梯,在楼梯的中央用钢筋搭载了一个货梯。“这个货梯在建筑之初就已经有了”,“申四福五”高层主管厉无咎的儿子厉宗煌介绍。来到顶楼,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,周围的景色一览无遗。在该楼旁边,可看到一块废墟。当地市民称此废墟处原是“福五”厂房,去年才被拆掉。

据厉宗煌介绍,现在所留下的建筑是福新面粉厂的标志性建筑物,“首先,这栋大楼比较高大醒目,其次是面粉厂运作过程中关键的建筑物,之前集仓库和办公为一体,当时从粮仓收的粮食就直接进入这个仓库。”

虽然“申四福五”是老汉口颇具代表性的近代工业遗产旧址,但“申四”厂房旧址在2009年已被全部拆除。因曾被人改建成一家饭店过,现在楼体上还印有“XX饭店”字样。当厉宗煌2011年前去探访的时候,只看到了这栋仓库和厂房。如今,原本完整的工业建筑群只剩下眼前这一栋了,而据负责管理此大楼的物业公司工作人员介绍,这栋楼的部分门面也租给了物流公司,里面堆满了各种货物。一条红色的横幅挂在建筑最为醒目的位置,上面写着“本大楼1-6楼整体招租可分租”的字样。

“黑压压的船停在厂河边码头”

据厉宗煌描述,当时在汉江旁,“福五”和“申四”毗邻相望。“当年住在这附近的一个家庭里可能老老少少都是在这里工作,丈夫身强力壮就在纺织厂里,妻子则在面粉厂工作。”厉宗煌表示,当时还设立总管理处,集中管理两个厂的事务,虽然是两个工厂,但是职工的住宿区是在一起的。

据厉宗煌描述,当时工厂不仅仅设立有厂房区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住宅区里还有给高级职员住的房子,“是一片两层楼的房子,中间有一个小花园,小巧精致,一家人住里面十分舒适。”

厉宗煌回忆,看着现在留下的建筑,让人可以想象到在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,一群群工人背着装着面粉、芝麻的包裹等,沿着汉江一步一步地将货物搬到仓库的情形。今年74岁的市民郭迅回忆起他的童年和少年,福新面粉厂是不可磨灭的记忆,“每年汉水上游送麦子的船,黑压压的一大片,停在福新厂河边码头等待卸运的场景,仿佛还在眼前。”

民族工业的佼佼者推动武汉经济发展

1912年12月19日,福新面粉公司由荣宗敬、荣德生兄弟创立于上海,随后荣氏兄弟投资,荣德生长婿李国伟在武汉主持兴建了“福五”。

1919年10月“福五”竣工投产,当时的主要设备是22台美制面粉机,1台600匹马力的蒸汽机,能日产面粉6500包。“‘申四福五’见证了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发展”,厉宗煌说。上世纪20年代,面粉产业在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发展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,武汉作为国内仅次于上海的面粉生产中心,当时“福五”是武汉规模最大的面粉厂,也是整个民族工业中的佼佼者。

当年“福五”的产品还远销欧亚,不同于荣氏家族其他面粉企业广泛使用“兵船”商标,“福五”在荣氏家族企业中拥有独有品牌“牡丹牌”,广受国内外消费者好评。

1938年日寇进犯武汉前夕,“申四福五”全部设备被内迁至重庆、宝鸡等地,也成为抗战后方重要的物资供应基地。抗战胜利后,“申四福五”迁回武汉,继续发展成为中国屈指可数的大型企业集团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李国伟响应政府号召,将“申四”改名为“武汉国棉三厂”,“福五”改名为“武汉一面粉厂”。两厂在建国后数十年,为武汉经济发展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近年来,武汉国棉三厂及武汉一面粉厂却因各种原因相继破产。

“望能还原其档案,开发其商业用途”

作为武汉市一级工业遗产,“福五”这栋历史建筑“不得随意拆除,应在合理保护的前提下进行修缮”。硚口区政府工作人员介绍,由于之前的武汉一面粉厂已经破产,该建筑已经被买断,因而也没有特别的保护措施。“福五”遗址现在的产权属于武汉润城物业有限公司,据该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首先是准备将墙面修缮,未来走向也不明朗。

然而,“福五”却牵动了不少人的心。2011年秋,李国伟之子李元骏自海外返回武汉,召集了一次“申四福五”后人聚会,在聚会上厉宗煌发出关于保护“福五”工业遗产的呼吁书,后共计有58人参与连署。

厉宗煌在呼吁书中写到:“‘福五’工业遗产一旦被毁,将是武汉历史文化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,意味着整个武汉近代史上曾经无比辉煌的民族工业发展史,将再无系统的实体遗存见证。”厉宗煌表示,首先要寻回遗失的档案资料,将历史还原。

“如今上海的福新面粉一厂和申新九厂老厂房,已成为近代轻工业博物馆和创意产业基地”,厉宗煌建议借鉴上海的做法,希望政府和企业合作,利用其商业价值,对其改造和开发进行可持续发展。

简陋的外墙已看不出“福五”曾经的繁荣,但斑驳的墙体显露出岁月的洗礼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

   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我来说几句吧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